湖南省交通厅原书记腐败案:

火,要了张纪民的命。    火的背后,是一场“基层干部法纪观念淡薄、作风简单粗暴”的强拆。    9月14日上午,山东平邑县地方镇后东崮村,46岁农民张纪民被烧死在自己家中。张家亲属和现场目击者指出,地方镇政府就房屋拆迁赔偿一直没和张纪民谈拢,当日镇政府官员带了四五十人来强拆,期间起火引发悲剧。    平邑新闻中心的通报一开始将此定性为“民宅火情”,初步认定“系死者自身行为所致”,且在连续4次通报中回避强拆问题。昨晚(17日晚),事件调查组发布最新通报,承认强拆,同时确认负有直接责任的相关人员魏运波(地方镇党委副书记)、管彦省(地方镇东崮工作区书记兼东崮社区党总支书记)、高群(地方镇政府工作人员)等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9月14日上午8点多,山东平邑县地方镇后东崮村村民张纪华接到弟弟张纪民的电话,被告知弟媳潘进惠“失踪了”。      那天是星期一,潘进惠一早送两个女儿上学,先送12岁的小女儿文文到村小学,再把16岁的大女儿靖靖送到镇中学。过了惯常的回家时间,张纪民开始是担心妻子出了意外,随后又担心她“被人绑架了”。    当时,张纪民的堂哥张纪友也接到了找人电话。张纪友称,张纪民在电话中表露出担忧,说房屋拆迁还没谈拢,怕有人使坏。    潘进惠确实遇到了麻烦。事后她回忆,离开大女儿学校不远,自己正骑着电动车,被8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强行带上了一辆面包车,“有车在路边停着,下来一个人,拖着我就上车,我就喊救命,他就说你再吆喝我就杀你……”    另据张纪民的大嫂范文香转述,潘进惠被带上车后,手机马上被掏走,且遭到恐吓、殴打和以刀威胁。车行四五个小时后,潘进惠被扔到村里的马路边,昏迷过去,后被范文香发现。范文香描述,当时潘进惠耳朵、嘴唇青紫,脸上发黄,脸上还趴着几只苍蝇。    范文香摇醒潘进惠,被告知送完大女儿回家途中“遭遇绑架”。潘进惠的手机和电动车都不见了,但当时她身边有王开兰守着。王开兰是邻村西东崮村的村支书,其并未回复范文香为何要守着潘进惠,但后在范文香的要求下将潘进惠送到医院。    对于潘进惠的遭遇,官方最新通报提到:“查清张纪民家属被抓被打事实真相,以事实为依据,坚决依纪依法对相关责任人追究问责。”    就在张家亲属找寻潘进惠之时,张纪民家遭到四五十个身份不明人员的围堵。多名目击者指出,带头的是地方镇东崮工作区书记兼东崮社区党总支书记管彦省。目击村民称,这群人有的开面包车、有的骑摩托到达,用白酒瓶和矿泉水瓶带了浅黄色的液体,“应该是汽油”,还带有4个红色的干粉灭火器。目击者还描述,这些年轻人开的是无牌车,部分人身上有文身和刺青。    “他们是来搞拆迁的。”张纪友见来者不善,怕张纪民被打,马上与张纪民通电话。张纪友还记得,自己劝说张纪民尽量妥协,同意政府要求,为了人身安全宁愿放弃楼房,张纪民则回复称,这群年轻人不敢打他,他们没那么大胆量。    事态僵持,有人报警。张纪友称,大约上午9点40分,现场来了另一辆汽车,但很快就离开了。    张纪友曾给后东崮村村主任高学明打去电话,没有回应。范文香还曾当面找到高学明,被告知不知为何来了这么多不明身份的人,但高也不愿管、不愿问。事后,高学明告诉媒体,当时自己不在现场,不知道情况。        张纪友赶到现场时,是上午11点多,已有大批村民围观。此时,一辆黄色推土车已把张纪民院子的西墙强行推倒。那群不明身份的年轻人冲进院子,随后房子开始冒烟起火。“他房子里有个煤气罐,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他自己被逼着自焚,还是拆迁的人纵火。”  目击村民孔庆珍向媒体描述:“当时有50多个20岁上下的年轻人围着张纪民家院墙一圈,有人往里面扔石头、砖块,还有装着黄色液体的瓶子,西边院墙那有铲土机在推墙。”   “一直往里面扔东西,里面的人根本没办法出来。”另一位目击村民高树平称,不一会,院子里冒起了白烟,又过了几分钟冒起了黑烟,后来蹿起了四五米高的大火,“着火后,那些人继续往里面扔东西。”      孔庆珍和高树平均表示,50多个人围着院墙,禁止村民靠近,村民无法救火,只能看着火越烧越大。“这些人来的时候,车上放得有灭火器,后来他们还抱着灭火器喷东西,但火越来越大,这些人都跑了。”    据新华网现场调查,9月14日上午11时48分15秒,死者张纪民家房屋开始冒烟,伴有零星火光。其后,有不明身份人员往着火房屋扔石块等杂物,人群中有一人拎着红色灭火器来回跑动,但并未去灭火。中午12时04分左右,有推土机从张纪民家西侧离去,此时张家西墙已倒塌。    南都记者获得的一段现场视频显示,张纪民家起火后首先冒出的是黑烟,房子附近有多人围观,且不时往房子附近跑动。大约40秒后,冒出滚滚白烟,整个房屋被笼罩。此时,视频拍摄者(女)开始喊出“报警”,旁边也有人(男)提出给高新(后东崮村支书)打电话,且念叨着“你看看,张纪民死定了”。    大约2分钟后,房屋喷出熊熊火舌,周边的人群开始喧闹。此时拍摄者(女)哭喊着大叫,“还不救人啊!救人啊!快点!”火势越来越大,拍摄者连续喊出多声“出人命了”。  另一段视频显示,着火房屋不远处就停放着一辆黄色推土机。确如新华网调查与诸多目击者所言,有数人从推土机的方向走向着火的房子,并朝着房子投掷杂物。随着火势加大,周边的人群开始逃散,有的骑车离开,有的乘面包车走。大约12分钟后,黄色推土机离开,房屋西侧的院墙倒塌。此时,房屋内已明显着火,浓烟滚滚。再过5分钟后,房屋白烟减少,明火减弱,屋顶一片焦黑。      张纪民家起火时,正是西边东崮小学的放学时间,村民杨婶子接孩子正好从张纪民家背后路过。      杨婶子称,她上午11点40分出门,去学校时已看见张纪民的房子开始冒烟。她曾驻足看,被一光头男子盘问后离开。等她接到孩子回来,恰好赶上推土机推张家的院墙。杨婶子描述,那群不明身份的年轻人站在墙外,带头的镇干部管彦省站在一辆黑色轿车旁,正在帮人传话。    张纪民家院子西墙倒下时,不少人向西跑开。杨婶子随即看到张纪民堂屋门前也起了大火。“我朝管彦省他们喊救人,他们就跑了。”    杨婶子转到张纪民院子东侧,绕过大门进了院子。她发现,此时大门已外倒在地。杨婶子看到,张纪民家堂屋的整个门板都被大火覆盖了。    杨婶子说:“当时门是从外面插着,并挂着锁。”对于着火的堂屋门,她已经不能用手去拿掉锁开门,而且也不确定锁是否是打开的,还是锁住的。    她大声喊着张纪民的小名“民子”,同时从西屋门口拿了个长棍,使劲捣堂屋门。“当时我只看到堂屋门整个门板着火,别处都没有火,但屋内都是浓烟,看不清任何东西。”    她用力打了三下,燃烧着的门就整个倒向屋内。她一直喊“民子我来救你,赶紧出来”,但没得到回应。随后,屋内的物品被堂屋门的火势引燃,大火渐渐蔓延,杨婶子只得退到院子外。      与杨婶子一样,67岁的老汉王培仁接完学生后,也走了张纪民屋后这条路。王培仁看到的情形是:张纪民的院子里,有一个年轻人站在距房子一两米的地方,正手持灭火器往火里喷,旁边还有数人也在救火,另外的人在倒下的院墙外张望。王培仁说,灭火器喷了一会,没控制住火势,那几个年轻人就提着灭火器跑了。    其后,王培仁发现,张纪友跟另一人抓住了想要逃跑的镇干部管彦省。“我也穿过马路去拦管彦省,还捶了他三下。”管彦省后来被警方带走。    张纪友回忆,大约中午12点后,消防队也来到现场,火势很快得到控制。火灭了,张纪民被人从储物间抬出,已经是一具被烧焦的尸体。嫂子范文香说,尸体在屋子偏房的东北角发现,那间屋内垛了棉花、棉被、花生、书本等易燃品。从现场传出的图片看,张纪民的尸体面目难辨,四肢呈环抱弯曲状,蜷缩在一起。      张纪民之死由“强拆”引发,背后是当地近年来轰轰烈烈的“并村改造”运动。这是张家亲属和诸多受访村民一致的看法。    事发地后东崮村位于平邑县东南,隶属于地方镇东崮社区。东崮社区由前东崮、后东崮、西东崮三个行政村和杨家岭、华家岭两个自然村合并而成,占地960余亩,总人口6000余人。近年来,该社区启动新的规划建设,要将村落改造成城镇社区,让农民集中上楼,同时建设各类社区配套设施。      在地方镇的诸多官方文件中,东崮社区建设都被当做重点。该镇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东崮社区建设工程总投资1.6亿元,提升了城镇建设档次和水平,已完成16幢社区楼及配套工程。而在平邑县2015年1月下发的《2015年各镇街主要工作目标及重点工作》文件中,地方镇很大一块任务就是搞好东崮社区一期配套,动工建设二期工程。    重点工程的基础是拆迁改造。当地村民介绍,当地“并村改造”2013年就已开始酝酿,2014年开始启动拆迁。南都记者获得的一份《地方镇东崮社区拆迁安置方案》显示,当地拆迁补偿标准为:宅基地按每平方米60元补助;房屋补偿按房地产评估公司评估标准执行,以评估公司实际评估补偿金额为准。而与之对应的,安置房的均价却是1100元/平方米。“拆迁安置户的房屋和宅基地补偿款抵顶安置房的购房款,不足安置房价款的,在安置房交付使用时一次性结清,否则视为自动放弃安置楼房。超出安置楼房款的资金,在全部安置完后现场兑付。”      张纪民家有五间房,院子长约15.5米,宽约13米。张纪民哥哥张纪华介绍,这座院子村委会评估补偿5.8万元。这意味着,张纪民要想住进满意的安置房,还需补交10万元左右。张纪民一家都不满意。    张纪民妻子潘进惠也证实,按镇里的补偿方案,家里只能获得5.8万元。镇、村两级多次就拆迁一事与他们家交涉,但因家庭困难,无力贴钱购置新建的安置房,且本村异地换房也未成功,所以双方一直没达成协议。双方最后一次协商是在大火事件发生前一天的9月13日。    张纪民的堂哥张纪友称,张纪民家本来已不打算再耗了,想着过几天就搬走,没想到遇到了强拆。    当地村民反馈,在张纪民事件爆发前,还有其他村民房子曾遭遇强拆,一些村民只能到亲朋好友家借住。      “去年11月份,拆迁人员趁我们全家人都不在家的时候,悄悄给拆完了,我们还没来得及搬家具。”邻村西东崮村村民潘传国说,房屋被强拆后,他们一家6口人至今仍在村委会借住,而镇村两级依然互相推诿,谁都不负责任。    2014年,有网友爆料后东崮村两人因为强拆服农药自杀。后东崮村多位村民向南都记者确认,此事确有发生,后来两人被救活,但房屋已被拆掉。    此外,据《大众日报》2013年6月报道,东崮社区前东崮村2012年末曾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当地政府疑似“以租代征”圈占了2000亩耕地,租期17年,租金每年每亩1000元,而这些租地因为“地方镇经济发展需要”,却将用作建新政府、医院、学校等设施。此事遭遇广泛质疑。2014年6月,《大众日报》追踪报道此事,当地土地流转中的疑似“以租代征”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张纪民的侄子张勇认为,当地政府就是看上了老百姓的土地,腾出土地搞开发,走着“吃土地出让金”的老路。    【官方声音】  此事最先由张纪民的亲属发布到网络,然后引爆舆论。      9月14日晚10点50分,平邑新闻中心在官微发布此事的第一份通报:“9月14日12时许,平邑县地方镇东崮社区后东崮村一户民宅发生火情。公安、消防等部门接警后迅速赶往现场,及时控制火情并进行人员搜救。经勘查,现场发现一名死者,系户主张继民,张妻因事外出,未在现场。事情发生后,有人在网上散布谣言,扩大事态。目前,公安部门正对火灾原因进行调查,对于制造、散播谣言者将依法严惩。本微博将对相关进展情况及时发布。”    这里并未提及亲属所言的“强拆”,同时“严惩谣言”的表态也被亲属视为是当地官方的威胁。    9月15日,多家媒体报道此事,引发热议。平邑新闻中心在9月15日17时56分发布第二份通报,称已对相关人员采取强制措施。    9月16日0点57分,该平台发布第三份通报,称由临沂市成立了工作组,公安也已控制事件直接责任人。    9月16日中午12点26分,平邑新闻中心发布第四份通报:“经调查,张纪民分别于9月11、13日在平邑县地方镇供销加油站实名购买9公升汽油。经省、市、县公安和消防部门现场勘查,走访调查,初步认定,排除他人人为纵火,火灾系死者张纪民自身行为所致。详情在进一步调查中。”    这些通报都未提及“强拆”,引发亲属向媒体连发9问质疑。      昨日(17日),风向突变。先是平邑县的工作人员向新华网承认此事与拆迁有关,“负责拆迁的人员工作方法不对”。其后,在现场调查的临沂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人员又向张家亲属表示,“昨天发布那个是谣言”。    昨晚,事件调查组绕开平邑新闻中心的官微平台,直接向媒体发布了此事的第五份通报:经调查初步确认,该事件负有直接责任的相关人员魏运波(地方镇党委副书记)、管彦省(地方镇东崮工作区书记兼东崮社区党总支书记)、高群(地方镇政府工作人员)等已由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临沂市委书记林海峰在这份通报中指出,这是一起因基层干部法纪观念淡薄、作风简单粗暴、强制拆迁引发的群众生命财产受到严重侵害的恶劣事件。    林海峰提出成立“平邑9.14”事件调查处置工作组,查清起火和张纪民死亡原因,查清拆迁过程中是否存在失职渎职、违纪违法行为,也要查清潘进惠被抓被打的事实真相以追责。林海峰也就做好家属善后和媒体监督提出要求。与之同时,林海峰叫停了平邑县地方镇东崮社区旧村改造项目的拆迁工作,要求全市坚决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对于官方最新通报,张家亲属并未感到高兴——承认强拆了,东崮社区项目也停了,但张纪民却永远活不回来了——一位亲属表示,现在家里还在等一个公平公开的刑侦结果。    这或许是对死者所能有的最后的尊重。    (统筹:南都首席记者 占才强    采写:南都记者 吴铭 刘洋 实习生 吴荣奎 周青  摄影:家属提供 目击者提供 南都记者 吴铭)编辑:

原标题:10月300城市土地出让金环比减少逾三成  11月2日,北京土地市场以83.4亿元总价、配建5.7万平方米公租房的条件成功出让丰台区南苑乡一组地块(丰台区城乡一体化槐房村、新宫村旧村改造项目第一期B组团),楼面价达5.6万元/平方米。  资料显示,该地块挂牌出让起始价为人民币55.6亿元,在现场拍卖开始前收到5次网上报价。最终,现场经过80轮激烈竞价后,被华润华侨城招商联合体竞得。值得一提的是,几天之前,中粮首创天恒联合体曾以85.95亿元、配建5.6万平方米公租房的条件刚刚竞得“丰台南苑乡槐房村和新宫村A组团”地块。  北京土地市场在年底前出现供需两旺的翘尾行情,但其他城市的成交情况则冷热不一。11月2日,中国指数研究院发布的“2015年10月份全国300城市土地交易情报”显示,今年10月份土地成交降幅扩大致收金回落,均价及溢价上涨。报告分析认为,“10月份全国主要城市供地节奏继续加快,但土拍热潮仍集中在北京等重点城市,成交总量降幅扩大,出让金环比减少逾三成。楼面均价及平均溢价率呈平稳涨势,本月涨幅有所收窄,部分城市现抢地热潮”。  具体来看,全国300城市土地交易情报显示,10月份300城市推出土地面积9653万平方米,成交面积5373万平方米,合计土地出让金收入1652亿元,环比涨幅分别为2%、-33%、-32%,同比涨幅分别为11%、-18%、4%。此外,10月份300城市土地交易平均楼面价为1670元/平方米,环比上涨1%,同比上涨24%。  分城市来看,一线城市本月成交量跌价涨、收金回落,各项指标均超去年。环比来看,10月份一线城市土地推出量增加4%,成交面积减少27%,土地出让金减少23%。一线城市中唯独北京土地市场相对火热,当月土地收入接近300亿元。  二线城市整体表现仍分化,供需总量同比、环比双降,均价及出让金回落;三、四线城市成交指标仍以下降为主,交易市场低温持续。  但从土地出让金方面来看, 10月份,北京以294亿元总额领跑全国,占一线城市收金总额的64%。二线城市方面,南京、杭州突破百亿,苏州、宁波同比涨幅显著。整体来看,1月至10月,全国300城市出让金总额为15281亿元,同比跌幅近两成。编辑:

映象网讯(记者 巫晓 文/图)10月28日上午,记者见到了郑州市1999年12月5日发生的震惊全国的银行抢劫案主犯石二群。  在与其的对话中,本想着犯下如此滔天罪行,被抓之时应会后悔不已,然而在面对记者的镜头,提起当年的那起抢劫案时,他却声称“不后悔”,并在对话中不时的笑出声来,不禁让记者对此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声称自己当初的抢劫是被逼的,可是却在2004年自己已经有些“家底”的时候在信阳又实施了第二次抢劫。  以下是记者与其对话,不难看出石二群矛盾的内心世界。  记者:你什么时候开始萌生抢劫银行的念头的?  石二群:1998年,我曾经在郑州干建筑十几年,对郑州非常熟悉,天天骑着自行车大街小巷地跑,一开始并不是想抢劫银行,只是想着找个(去银行)办事的人抢劫。因为当时的人都害怕枪,因此想着买枪抢劫。当时抢银行时的5把枪是1997年在许昌买的,1500元一把,都是发令枪改的。为抢劫银行,我们观察了半年。  记者:你是怎么观察银行的?  石二群:我去踩点。趁着人多的时候,我会摸摸玻璃,因为我是干建筑的,知道用几把锤子能把玻璃敲开。当时看到银行里只有一个保安,夜里7点左右运钞车会过来。当时的运钞车没有押运员配枪,房间里的人防范意识差,加上夜里市场基本已经没有人了,利于逃跑。那时候航海路还属于市郊。考虑到银行的工作人员是为公家干的,不会死抱着财产不放。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被抓?  石二群:没有想过我会被抓住,事情10年之后,我就放松了警惕。毕竟现在已经过去十六年了。  记者:抢完之后,你为什么还留在驻马店,你抱有生么样的心态,不怕被抓吗?  石二群:当时我也想过去国外,去越南、缅甸、老挝也踩过路线,但是当时考虑了一下,因为当时留得线索很少,作案时都带着面具和手套,感觉比较安全就留在了驻马店。抢完之后我不怕,他们几个怕,得手之后有钱了我怕啥。  记者:你平时看法制新闻吗?害怕吗?  石二群:不害怕。他们几个一听到公安,听到警车声,就吓得不行。我不害怕,当时想着能活4年,我就烧高香了。  记者:当时为什么要选择那4个人,他们的性格特点是啥?  石二群:首先干事需要人。陈德成曾经跟着我十几年,跟着我当保姆,对我忠心。我室弟石新春,上学,到郑州打工,我都照顾他,他性格赖,但时服从我。李付利朋友多。余全收曾经跟着我打过工,人胆大。当时抢银行的策划是我一个人策划的,包括买枪、踩点。  记者:你作案后的这16年中,你后悔过没有,害怕过没有?  石二群:没有后悔过,我一直都没有害怕过,早晚有一死,想着是警方抓不住我们了,那么多年了,谁还会追究这个事呢?案发后的10年内,我们都想过要逃跑,一直都观察着,路线也都观察好了,但是10年后就放松警惕了。  记者:当时抢劫银行的时候,你也开枪了,当时有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死活?  石二群:考虑过,当时也不想打死他,当时往他们头上开枪是因为他们与我们搏斗了。  记者:16年来,你的家庭和亲戚是不是都不知道这事?  石二群:不敢让他们知道,知道了孩子会自卑,当时我们5个发过誓,对过口,任何人都不能给家属说。  记者:在2003年的时候,你已经有钱了,为什么还要再次在信阳进行抢劫?  石二群:因为当时盖的房子卖不出去,余全收的经济状况恶劣,都不敢回家。因为当时没有踩点,盲目的去,当时看见有人掂着包从银行出来,可谁知道这人是给银行弄地毯的,包里一分钱也没有,所以出事了,后来我坐上车跑了,我的罪是找人顶替的。  记者:抢银行的钱很多人都会挥霍掉,为什么你想着投资?  石二群:他们几个的钱都挥霍掉了,我在郑州十几年,我有自己的经验。我当时在2006年、2007年的时候,干房地产,一年赚几千万,有时候一个月赚一千万。  记者:你说你做过慈善,这算是你对自己的赎罪吗?你觉得能赎过来吗?  石二群:算是赎罪吧,不管能不能赎过来,算是对自己的一种安慰吧。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公司接下来会怎们样?  石二群:肯定倒了,但是我曾经计划在58岁赚15个亿,还差5年。  记者:你这么多年,平时的生活状态是啥?有没有压力?  石二群:没有压力,平时经常去旅游,全国的大小地方已经基本上逛了一遍,也去了国外几个国家。  记者:在被抓起来的这几天,你想得最多的是啥?  石二群:想得最多的是俺弟弟被抓起来没。  记者:你的企业做那么大,你在孩子心中是不是很成功?现在突然被抓,你最想给你的孩子说些什么?  石二群:是的,这对孩子打击很大,我想对孩子说:不能向他爹学习,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好好贡献社会,把他爹忘了吧。

新华网天津10月13日电(记者付光宇 刘林)记者13日从天津北辰区有关部门了解到,12日21时40分许,位于天津北辰区西堤头镇西堤头村的天津永晟化工有限公司仓库发生爆燃事故,经过全力 扑救,13日凌晨2时33分火全部扑灭,无人员伤亡。爆燃事故化工企业仓库情况初步查明。  经初步调查,该企业注册在天津市区,非法租用西堤头村村民700平方米的个人仓库,存储酒精3000公斤、乙酸1000公斤、甘油800公斤、氢氧化钠500公斤、氢氧化钾500公斤。  相关专家介绍,氢氧化钠、氢氧化钾为不燃烧化学品,酒精、乙酸、甘油为易燃化学品,燃烧后主要产生二氧化碳、一氧化碳和水蒸气,不会对周边空气质量产生影响。  据北辰区环保局现场监测,事故发生地一氧化碳为4毫克/立方米,氨、硫化氢未检出,符合空气质量标准。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完)编辑:

分类:ca88亚洲城

时间:2016-05-11 08: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