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暑假,曾是乞讨的高峰期。到了假期,小寨村在外“打工”的父母、爷爷奶奶,会赶紧把孩子接走,而这些声称在外“打工”的成年人,有一部分是在乞讨,而小孩则成了他们乞讨获得暴利的工具。  所以,每到假期,当地政府总要开大会,动员村民不要外出乞讨,而要靠劳动致富,让小寨人活出自己的尊严。  村民们说,听的宣传多了,他们也意识到,乞讨是耻辱的,打工只要肯出力,经济收入也比乞讨要高。  甘肃省岷县中寨镇小寨村,10年前,这个村庄因“乞丐村”闻名全国。尽管村民们尽力修复着因乞讨而丧失的尊严,但“全国第一乞丐村”的称呼,也成了这个村挥之不去的心病。  遏制小寨村的“乞丐”,也成为当地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10年来,虽然小寨村鲜有村民外出乞讨,但外界对“甘肃岷县外出乞丐”的报道,几乎都要提及这个“乞丐村”,这也让小寨村的村民感到了沉重的包袱。  近日,在北京、南京等地出现的岷县乞讨人员,又让这个“乞丐村”走进人们的视野。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王毅 发自甘肃岷县      日前,北京、南京等地不断曝出“全国第一乞丐村”小寨村的村民在地铁上乞讨,随即,小寨村再次引起媒体关注。  小寨村的村主任方俊文,和政府工作人员一起去南京准备接回发现的7名乞讨人员。可到了以后才发现,这些乞讨人员都不是他们村的,而是邻近乡镇,“小寨村”只是被人冒了名。  而小寨村村支书李文忠则很肯定地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在南京和北京发现的自称是小寨村的乞讨人员,被证实没有一个是小寨村的。  村民们也有些哭笑不得,“自从小寨村因乞讨出名后,附近地区的乞讨人员被发现后怕丢人,都说是小寨村的,小寨村是替人背了黑锅”。  李文忠说,小寨村2060人,今年尚未发现有人在外地乞讨。在8月10日,中寨镇和小寨村的干部们,还对村里逐家逐户进行了排查,外出打工的人家都一一核实去向。每年,当地政府都会对村民进行这样的教育和排查,遏制乞讨已成为当地的一项重要工作。  如今的小寨,人们对乞讨讳莫如深,问及的村民只会说,“我没出去过”,但对其他一概不谈。一位村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大家都知道乞讨是丢人的事,以前即使出去乞讨,也都是说“打工”,几家关系好的一起出门,方便有个照应,但回来了也不说。  2005年,作为这个村子的第一个大学生,李玉平在他就读的小寨初中的校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致全乡中小学生的一封信——别跪了,小寨人,站起来》的文章,号召小寨人放弃乞讨,靠劳动挣钱。  此前,媒体关注这个甘肃南部的偏远村庄,以“全国第一乞丐村”这种村民们认为并不光彩的方式闻名全国。  小寨村,周围土地贫瘠,村民们在石头山上开垦土地,种上一季青稞、玉米,有没有收成全看天意。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农闲时分,乞讨,曾是这个小村庄的谋生途径,渐成风气。一部分早期出门乞讨的人,带回了钱,甚至盖起了楼,人们外出乞讨从要馒头到要钱,从填饱肚子到发家致富。  7岁时,李玉平就被父亲带着到外地乞讨。最后,他要求父亲送他上学,得以考上一所职业院校,也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李玉平曾吐露心声:“当时乞讨气氛很浓,越来越严重,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也正是他“自爆家丑”的举动,让全国媒体蜂拥而至。  小寨村的人说,媒体报道后,“像被活生生地扒光了衣服”。小寨村的人们开始自我修复丧失的自尊。      去年,13岁的李福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一中。对于这个大山中的人家,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  李福满怀希望地跨进校门,可在第一天做了自我介绍后,李福说,他恨不得马上回老家,再也不想去上学了。  当他说到自己来自“小寨村”时,下面哄堂大笑。有同学小声说:“乞丐村。”李福说,他的自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真想找个缝钻进去”。  李福的遭遇,让爷爷奶奶疼在心里,却不知如何安慰。这样的尴尬,并非李福一人感受到。10年前,被媒体关注后,“乞丐村”的称号伴随着从这里走出的村民们。老村支书杨敬忠认为,媒体大肆报道“全国第一乞丐村”,很多情况也被夸大了,村里人对记者比较敏感,多数人不愿多谈。  杨敬忠说,以前媒体报道说80%的小寨人都出去乞讨,根本不是事实。他认为,即使在最普遍的时期,也只有少部分人出去。现任村支书李文忠告诉成都商报记者,2013年,他上任时,全村2000多人,只有10几人在外乞讨。现在,这些人是镇、村工作人员做工作的重点对象,也没有再出去乞讨了。  8月15日,在小寨村新村庄的村口,几位老人正陪着孙子们玩耍,这些孩子不到一岁,父母外出打工,照顾小孩的任务则留给了老年人。  这在以前是很难出现的画面。到了寒暑假,在外“打工”的父母、爷爷奶奶,会赶紧把孩子接走,而这些声称在外“打工”的成年人,有一部分是在乞讨,而小孩则成了他们乞讨获得暴利的工具。  寒暑假,曾是乞讨的高峰期。当地政府总要开大会,动员村民不要外出乞讨,而要靠劳动致富,让小寨人活出自己的尊严。  村民们说,听的宣传多了,他们也意识到,乞讨是耻辱的,打工只要肯出力,经济收入也比乞讨要高。  一位照顾小孩的老人说,现在农村人素质提高了,大人都是为了小孩过得好。她指着自己的孙子:“我孙子每个月奶粉都要吃好几百块钱的,谁还舍得让他出去要饭。”  这种观念上的改变,也让人们找到了新的致富途径。当地种植黄芪、当归等中草药,每家每年也能靠此收入一两万元。农闲时,村民们再去新疆、内蒙古等地帮人种菜,在建筑工地做小工。  而对于村里60岁以上的老年人,每人每月可以有80元~100元的养老保险,贫困户每月还可以有200元的补助。如果出门乞讨,则很有可能取消这样的待遇。      遏制小寨村的乞讨,成了当地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而在小寨村周边的镇、村,却又兴起乞讨之风,很多时候,小寨村也是替他们背了黑锅。  临近村庄的方红,刚被村干部从北京接回老家。1个月前,她带着两个孩子外出乞讨,被送到救助站时,也只有两三千元的收入。除去路费等费用,乞讨一个月,她仅收入1000多元。  回到老家后,方红没有和邻居们谈起自己的“打工”经历,感觉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却又无人点破。  方红认为,她乞讨是生活所迫。2013年,为了建房,她家向信用社贷了五六万元,加上村里的补助,一共凑了10几万,盖起了两层小楼。  方红说,本来准备多贷一些钱,可又怕还不起。房子修好后,方红家每年要承担很高的利息。但到了一年的还款期,方红拿不出来钱,都是先在村里找人借钱,把银行的钱还上后,再赶紧从银行贷款,然后再拿去还。  方红家里的楼已经建好,但墙面没有粉刷,家里也只有几个老旧的家具,看起来与新房很不搭。方红说,她还算幸运的,凑钱把房子建好了,还有一些人家,建了一层后没钱了,只能出去挣钱,回来再盖。  住着两层小楼的方红,却不得不为了钱去乞讨。她没有透露,自己以前是否也乞讨,只是感觉乞讨是生活延续下去的方式。  方红说,她也知道乞讨很丢人,还常常受气,两个孩子跟着也经常吃不好住不好。为了两个孩子,她从不拣别人不吃的东西,都是买些东西吃,但晚上只能走到哪住到哪,“我也知道两个孩子是跟着受罪”。  而她的两个孩子,都在上小学。当被问起是否想上学时,两个孩子先看看方红,然后默默地点了头。  村民们对待乞讨的态度如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大家心照不宣都去乞讨,对乞讨是麻木的。而现在,很多村民已经意识到乞讨丧失的尊严。  不少村民在内蒙古、新疆打工,帮人种地、当建筑工,虽然辛苦,但村民们说,“打工不受气”。在建筑工地搬砖,一天有100元的收入,虽然经常没活干,但除去吃住成本,省吃俭用每年也可以攒下两三万元。  因建房而欠下数万元,甚至十余万元债务的村民并不占少数。但村民们认为,出去打几年工,慢慢还,“打工、种地都能挣钱,要饭的人是又想赚钱,又不愿意出力”。  坐在村口的方艳丽,一边抱着孙子一边说,农村人也意识到了孩子的教育更重要,“带孩子出去是对不住孩子”。

【李克强圆满结束拉美四国访问返回北京 经停西班牙】当地时间26日,李克强总理圆满结束对拉美四国的正式访问,离开智利首都圣地亚哥返回北京。经过13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后,飞机在西班牙马略卡岛技术经停,西班牙副首相萨恩斯专程到马略卡机场迎接。经停期间,李克强同萨恩斯举行会见。  【李克强会见西班牙副首相萨恩斯】在结束拉美之行返京技术经停西班牙马略卡岛期间,李克强当地时间27日会见了西班牙副首相萨恩斯。总理介绍了此访情况,并指出中西两国优势互补,双方合作开发第三方市场潜力巨大,不仅可拉动自身经济发展,也可促进发展中国家提升基础设施水平,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编辑:

昨日,来自市卫生监督部门公布的数据,室内公共场所控烟执法半月来,全市共处罚控烟场所3户,罚款6000元,另有5人因违法吸烟受到罚款50元的处罚。  在处罚名单中,朝阳区某酒店因未设置控烟举报投诉电话号码,被朝阳区卫计委开出该区的首张控烟罚单。今年6月3日,朝阳区卫计委对该酒店进行执法检查,发现该单位未建立禁止吸烟管理制度,未设置明显的禁止吸烟标志和举报投诉电话号码标识,也不能出示开展禁止吸烟检查工作相关记录,卫生监督员当场下达《责令改正通知书》,限其2日内整改。然而6月10日,经监督员复查,该酒店仍未在禁止吸烟场所设置明显的举报投诉电话号码标识,且拒不改正,因此,朝阳区卫计委对该酒店开出首张罚单,给予罚款2000元的行政处罚。  据通报,朝阳区共有120家单位因控烟不利收到了《责令改正通知书》,近期监督员将会对这些单位进行复查,整改不到位的,将依据相关规定处罚。  另外,海淀区卫计委共收到12320公共卫生热线转来投诉举报线索123件。为此,海淀区卫计委组织卫生监督员对投诉举报场所进行控烟全面检查。在月初的检查过程中,执法人员发现其中一家单位总经理办公室内,有烟具、烟蒂等物品,卫生监督员对该单位下达《卫生监督意见书》和《责令改正通知书》。然而1周复查发现该单位仍有烟具,为此,海淀区卫计委依据条例,对该单位处以2000元罚款。  此外,昨日,北京晨报记者从12320公共卫生服务热线获悉,控烟实施以来,截至本月14日,12320共接相关控烟电话4605件,其中,控烟投诉举报1743件。在接到的控烟投诉举报中,排在第一的为写字楼办公楼,其次是餐厅和商场超市。  此外, 6月2日,大兴区卫计委检查某美容院,发现该场所未履行《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第十三条规定的控烟责任,没有建立禁止吸烟管理制度,卫生监督员当场下达了《责令改正通知书》,限其3日内整改完毕。6月8日,卫生监督员复查发现该美容院仍未建立禁止吸烟管理制度。6月11日,经过调查取证核实,大兴区卫计委给予其罚款2000元的行政处罚。  此外,全市范围内,另有5人因违法吸烟受到罚款50元的处罚。  根据控烟条例执法要求,本月15日至21日为本月控烟执法集中行政处罚周,市、区县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将对控烟监督检查中发现问题的场所进行复检,对控烟整改不到位的场所和不听劝阻的个人,将严格依据《条例》做出行政处罚。  北京晨报记者 徐晶晶  (场所3张)  朝阳区某酒店  未设置禁烟标志和举报电话标识  罚款2000元  海淀区一单位经理办公室  发现烟具、烟蒂等物品  罚款2000元  大兴区某美容院  未建立禁烟管理制度  罚款2000元  (个人5张)  全市范围5人  因违法吸烟  罚款50元(原标题:控烟半月 开出8张罚单)编辑:

天津港“8·12”爆炸事故发生后,附近居民室内财产存在不同程度损失。为了加快居民室内财产损失查勘定损,积极做好后续赔偿工作,定于8月28日起开展损失评估工作,现将有关事项公告如下:    按照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经向天津市保险行业协会咨询,择优选择4家在全国保险公估领域中资质较好、实力较强、经验丰富的保险公估公司,作 为天津港“8·12”爆炸事故的居民室内财产损失评估机构,分别是:民太安财产保险公估股份有限公司、泛华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北京安恒信保险公估有限公 司、北京君恒保险公估有限责任公司。上述4家公估机构将按照统一的工作流程和定损标准开展评估工作。受损居民可从以上4家保险公估机构自主选择确定1家 (企业具体情况附后)。    保险公估公司负责对此次事故受损房屋室内的财产,包括装修(不包括选择被收购的房屋),家具、家电及洁具,生活用品以及其他财产(不包括现金及 贵重物品)损失,经过评估后给予货币补偿。受损房屋的主体、外檐、楼顶、门窗、电梯等公共部位由政府相关部门进行修缮,不在此次损失评估范围。    1、领取表格。两种方式:一是到指定服务点,了解保险公估公司基本情况,领取《居民室内财产损失评估表》;二是登陆滨海新区政务网(www.bh.gov.cn),了解保险公估公司基本情况,下载《居民室内财产损失评估表》。  2、报送表格。两种方式:一是《居民室内财产损失评估表》填写完成后,到指定服务点报送给群众工作组负责同志;二是《居民室内财产损失评估表》电子版填写完成后,发送[email protected]。  3、预约时间。群众工作组和受损居民预约并安排通知评估时间。  4、现场查勘。按照时间安排,受损居民与群众工作组负责同志、保险公估公司工作人员一起前往现场进行查勘定损。  具体咨询、领取(网上下载)和报送(通过电子邮箱发送)《居民室内财产损失评估表》的地点、时间等安排,请看附件《咨询及表格领取报送地点、时间表》。    现场查勘时,受损居民应准备以下资料:  1、户主身份证  2、户主房产证  3、户主银行卡  4、租户身份证(房屋被租赁时适用)  5、户主与租户的租赁协议(房屋被租赁时适用)  6、户主委托租户对查勘房屋财产损失的同意书(房屋被租赁时适用)  7、财产价值证明(包括但不限于资产购置发票、装修协议等)  特此公告。  来源: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赵丹丹 付昊苏 李鹏  25日晚19时55分左右,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琴台办事处辖区康乐园老年公寓的一幢宿舍发生火灾。目前大火已造成38人死亡、4人轻伤、2人重伤,伤者已送医院救治。此次失火面积共有51张床位,除44名死伤人员外,其余7张床位的老人目前已全部找到。记者通过实地采访,对网友关心的问题和进行了求证。   从大火中逃生的78岁老人郭欣告诉记者,25日晚上7点多,已经躺在床上的他,突然听见有人喊“救火”,紧接着,就看到有个服务员从着火房子的窗户里出来,对他大声喊“快跑”,于是他就赶紧往屋外跑去,不一会儿身后已是滚滚浓烟。  劫后余生的还有80岁的老人陈润德。他说,25日晚上7点多,他睡的正迷糊,听到有人喊救火,才知道发生了火灾,在此之前,他已在这里住了2年。  据鲁山县消防大队政治教导员张基伟介绍,5月25日晚他们接到报警后立即赶到火灾现场。当时现场大火猛烈燃烧,民房发生部分坍塌,有伤员仍被困在现场。根据现场情况,消防中队调集公安干警、武警官兵150人,后又调集周边5个消防中队的前来支援,共有18辆消防车94名官兵参加了现场救援。  26日清晨7点30分,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康乐园老年公园的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警戒线外是大量围观的群众。只有几辆消防车在现场,消防官兵告诉记者,救援已经基本结束。而许多老人的子女也陆续闻讯赶来。  目前重伤的2人已经转移到平煤总医院进行治疗,轻伤的4人仍在鲁山县人民医院进行治疗。  据了解,这家老年公寓可容纳130人入住养老,共分为4个管理区域,包括2个自理养老区,1个半自理养老区,1个不能自理养老区。此次火灾发生在不能自理人员养老区,过火区域有床位51个,火灾当晚有44人居住。  陈润德老人已经在这里住了2年,他告诉记者,这里条件不算太好,人太多,服务员顾不过来,“一到晚上就找不到服务员了”。  郭欣老人告诉记者,不能自理区域的老人,有的偏瘫,有的拄着双拐,连吃饭都得有人喂。“那边的房子(失火的房子)质量比较差,没有地基,不是砖墙,就是铁搭架子,铁皮做的外墙。”   根据现场明显的着火痕迹显示,25日晚的大火是从养老院内部的一处铁皮房子开始蔓延的。过火面积约有500平方米,原来的铁皮房子已经被烧毁,倒在地上。而紧挨着事发地不到3米的另外一排房子并没有着火痕迹。  在养老院居住的83岁老人洪宝俊分析说,着火房子的最东头是电工房,内部放置了大量的杂物,而大火就有可能是电工房引发的。真正的起火原因还有待官方的最终调查和确认。   鲁山县民政局局长刘大钢介绍,此次失火的鲁山县康乐园老年公寓由平顶山市民政局于2010年末批准成立,公寓占地面积30亩,建筑面积600平方米。  据康乐园老年公寓法人代表范花枝的同乡介绍,今年50岁的范花枝是鲁山县董周乡沈庄人,以前是种地的农民,“这些年村里年轻人大多外出做生意、打工了,无法照顾老人,于是她就想起了要办养老院,在养老院里服务的工作人员也多是她的亲戚朋友。”  逃生老人家属告诉记者,养老院的服务员已全部被带走进行调查,没人照顾老人,养老院已经通知家属过来领人。  目前,针对河南鲁山康乐园老年公寓火灾事件,民政部成立了相关司局人员组成的民政部工作组,于26日上午赶赴当地指导协助善后处理工作,督促检查落实。养老院着火原因仍在调查中。编辑:

分类:88亚洲城娱乐

时间:2016-11-12 06: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