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央视猴年元宵晚会开始彩排 仍是吕逸涛执导  华西都市报报道 “正月点灯红……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佳节,我是李佳明,我们又在福建泉州与大家一起闹元宵了!”  央视2016年元宵晚会从2月19日陆续开始了彩排。据悉,今年的央视元宵晚会,依然是吕逸涛担任总导演,郎昆等名导担任幕后指挥。元宵晚会的录制方式和央视春晚一样,设立了北京主会场央视1号演播厅与陕西西安、福建泉州、内蒙古呼伦贝尔、广东广州这四个分会场的联动的模式。泉州分会场,已经于2月19日提前录制完成。从四川走红央视的著名主持人李佳明,又再次出现在了央视2016年元宵晚会的泉州分会场现场担任主持。令人关注的是,在泉州现场,李佳明用他刚刚学会的闽南语唱起了“正月点灯红”的闽南民歌。  按照元宵晚会的惯例,主持人将与当年春晚阵容相同。主会场的六位主持人:朱军、董卿、周涛、撒贝宁、尼格买提和李思思,四个分会场主持人继续被沿用。  据华西都市报记者了解,2016年央视元宵晚会,吕逸涛总导演在主会场编排上突出了中华民族元宵节特色,赏月、猜灯谜、吃元宵等民间习俗,在晚会中得到不同形式的展现,在欢快、热闹、喜庆、团员的氛围中介绍元宵节的文化内涵,让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深入人心。  元宵晚会节目,与春晚相比,缩短了一半。只有两小时,汇聚了歌曲、舞蹈、相声、小品、杂技、魔术等多种艺术形式。关注喜爱的诸多“春晚面孔”将再度亮相元宵晚会,带来与众不同的全新节目,勾起观众对春晚的美好回忆。每年都会有一些和春晚“擦肩而过”的节目亮相元宵晚会舞台,今年也不例外,这些经过修改和全新包装整合后的春晚“遗珠”将令观众眼前一亮。据了解,受到观众喜爱的叶逢春、马朋带来了他们精心准备的哑剧。著名歌星陈洁仪受邀将登央视元宵晚会献唱新歌《天冷就回来2016》暖心升温,温暖所有游子之心。此外,在元宵晚会上,还有一大批新创作的节目给观众带来惊喜。  央视元宵晚会将于今年2月22日(正月十五)20:05亮相央视综合频道、综艺频道。  责任编辑:

(来源:萧辉 剥洋葱people 微信号:)  为了吃饱饭,她们越过中朝边境,多嫁给了农村的大龄青年或离异者或残疾人等,很多人孕有子女。到靠近边界的东北地区生活,往往是朝鲜姑娘的第一步。他们往往会离开,例如去往山东、河南等地。更多的,则经由蒙古或者东南亚国家,去往韩国。  吉林延边州汪清县大河村(化名)生活着一群朝鲜姑娘,她们为了吃饱饭,越过中朝边境,嫁到这里,形成事实婚姻。  她们多嫁给了农村的大龄青年或离异者以及残疾人等,很多人孕有子女。  大河村位于长白山东麓山脚下,处于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北部40公里,是汉族、朝鲜族混居的一处村落,距中朝边境100多公里。地广人稀,只一条狭窄的公路与外界相通。  村长由四强(化名)告诉记者,自1997年以来,共有10名朝鲜姑娘嫁入村庄。  这些朝鲜媳妇很能干,也总表现得小心翼翼,很少与人发生矛盾。村民对她们大都充满同情。  不过,到靠近边界的东北地区生活,往往是朝鲜姑娘的第一步。他们往往会离开,例如去往山东、河南等地。更多的,则经由蒙古或者东南亚国家,去往韩国。  近20年过去,大河村的朝鲜媳妇逐渐离开:7人去了韩国,1人不知去向,还有1人被遣返。  今年33岁的崔秀英,成了大河村目前唯一的朝鲜媳妇。    崔秀英1米6的个头,身材微胖,长得白净,很难将她与外界通常认为的矮小、面黄肌瘦的朝鲜人形象联系在一起。  十三年前,20岁的崔秀英和3名朝鲜亲戚从中朝界河图们江趟水进入中国。那天水流比较急,崔秀英和记者说,水没过了她的脖子,她紧攥着同伴的手,避免被冲走。  图门江在某些河段非常狭窄,河面仅有10多米宽。  崔秀英说她在朝鲜有父母和两个弟弟。她读了9年书,学过裁缝,但经济不景气,很难找到工作。20岁时,她决定偷渡到中国,投奔嫁入中国的姨妈。  姨妈给她说了门亲事,只见了未来丈夫一面,半个月后,她进入大河村卓家。  卓家在大河村经济条件不算好,种地为生。丈夫卓越(化名)高个子,身体结实,但不善于和人说话。  这在崔秀英眼中不算多大缺陷。她说一些朝鲜妇女嫁给了盲人、肢体残疾的中国男人。  卓越的父亲卓立强(化名)向记者表达着对这名朝鲜儿媳妇的满意。  他说,崔秀英什么活儿都会干,也从不闲着。春天插秧、夏天摘木耳、秋天收粮、冬天做菌包,顶得上个男劳动力。  卓立强记得,崔秀英刚来家第二天,他和儿子扛着锄头下地,崔秀英自己扛着锄头跟了来。  有年冬天,大雪没过膝盖,崔秀英非要出门打工做菌包,一天100元,“拦都拦不住”。  崔秀英的父亲在三年前去世,她通过中介人给在朝鲜的母亲汇去了3000元。母亲告诉她,她在朝鲜的户口已被注销,回不去了。  崔秀英刚到卓家时,家里耕种20亩地,现在承包了80亩,年收入能到5万元。  村长由四强说,朝鲜媳妇很少与人争吵,除了一次。  2006年,村委会召开了一次“朝鲜新娘会议”,村长问她们是否愿意回朝鲜,大家都表示不愿回去。  有一位朝鲜姑娘很激动,用朝鲜语说了几句话,另一名朝鲜媳妇冲上前给她一巴掌,扭打成一团。  由四强后来知道,原来那个姑娘说了领导人几句坏话,而另一位朝鲜姑娘认为,国家是有困难,但不能说国家坏话。  崔秀英没有中国户籍,有被遣返朝鲜的危险,这是卓家的一个心病。  卓立强说,风声紧时,卓家人整宿轮流睡觉,竖着耳朵听门外声音,一有动静就叫崔秀英躲起来。  这两年,朝鲜人偷渡到中国来的人少了,边防武警到村子里搜查朝鲜人的次数也少了。  在韩国能过上好日子的传闻,吸引着村中朝鲜新娘陆续去了韩国。  到2010年,村里只剩下崔秀英一人。有朝鲜新娘临走时,到卓家找崔秀英,劝她一起去,她没走。  “不想走了,这里就是我的家。” 崔秀英说。    过去这些年,村里来了十名朝鲜媳妇,走掉了8名。  辛大宏(化名)的媳妇方子信(化名)是最早一个走的。走时,儿子不到1岁。  辛大宏今年45岁,轻度智障。1998年,27岁的辛大宏付了人口中介3000元,娶了37岁的方子信。  村长由四强向记者介绍,10名朝鲜姑娘两人嫁给了智障、身体残疾的人,3人嫁给比她们年纪大10岁以上的人。  辛大宏称,方子信曾告诉他,自己在朝鲜结过婚,丈夫去世了,有两个儿子在当兵。她嫁到辛家的唯一目的是吃口饱饭。  辛大宏的父亲辛成林(化名)对这门婚事的希望是,媳妇能生个娃给辛家留后,给辛大宏养老。  辛大宏称,早看出方子信不是踏实过日子的人。很少做家务活,喊她煮饭也不理。她喜欢到朝鲜同伴家串门。邻居不止一次告诉辛大宏,“你家的媳妇留不住。”  1999年春天,辛大宏下地回来,发现媳妇不见了。到处托人打听,听说是跟另一个男人跑了。没十天,方子信托人传话,想回家。辛大宏让方子信回来了。  那年冬天,方子信生了个健康的儿子,孩子由辛成林老两口带。2000年春天,因为做饭问题,辛大宏打了方子信一巴掌,方子信说:“不想在这个家过日子了。”  辛成林称,他知道儿媳妇留不住,给了她100元做路费。方子信走的头年,曾两次回来看儿子,辛大宏说想留她在家,但没说出口。后来方子信再也无音信。  孩子今年17岁了,没再继续读书。他独自去县城一家汽修厂做学徒,他告诉爷爷,包吃住,一个月1000元,等挣了钱,寄回家。  谈到孙子,辛成林老泪纵横。他说,他从未埋怨过方子信抛家弃子,她毕竟给辛家留了后。  辛大宏后悔当初打了方子信。他说十多年来,有时候会梦见她,从村口走进家门。他说,有老婆比没老婆强,“如果她还回来,我还是要她。”  辛大宏从红色绸布包里翻出方子信的照片,照片中,他俩抱着孩子,笑的很开心。  王子诚与韩秀姬结婚时的照片。韩秀姬去了韩国后,留下一对子女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辗转到韩国去方子信是第一个逃跑的朝鲜新娘,之后王家的儿媳妇韩秀姬(化名)用另一种方式离开。  王子诚(化名)家贫,长得清秀,但不善言词,和人说话会脸红,处过对象,没谈成。他25岁的时候,村里同龄人基本都有对象了,家人为他的婚姻着急。  给了中介人4000元,2005年,王子诚娶了朝鲜新娘韩秀姬。王子诚说,他在媒人家见到20岁的韩秀姬,皮肤白,笑得腼腆。见面第二天,就把她领回了家。  王子诚称,韩秀姬说自己以前嫁过一个中国男人,那个男的喝醉酒就打她,她逃出来了。  王家称对韩秀姬很好,借钱办酒席办了2万多,还给韩秀姬买金戒指、金耳环、新衣服。  公公王军(化名)说,韩秀姬不怎么干活,三年多里,只下地锄草1天半。  王军称把韩秀姬当女儿看。她爱吃排骨,买了排骨主要让她吃。第一年,韩秀姬长胖了十斤。  王军还教会韩秀姬打麻将,“她头脑非常灵活,只教了2天,就学会了。”  韩秀姬从此迷上麻将,整天麻将不离手,带孩子时,左手抱孩子,右手抓麻将。  韩秀姬先后生下两个女儿,主要是公婆照看。  日子过得轻松,当时已有朝鲜媳妇去了韩国,传闻日子过得不错。  韩秀姬最终也去了韩国。 王家人介绍,韩秀姬与另一位朝鲜媳妇,通过中介,取道中国云南进入泰国,从泰国再去韩国。  王子诚和记者说,韩秀姬在泰国待了3个月,那时候天天打电话回来,说想家,描述自己跟很多人住在仓库地板上,很苦。又说,到韩国稳定后,就把王子诚和女儿们接过去。  2008年底,韩秀姬到了韩国。她告诉王家人,在韩国得到政府安置,住在40平方米的廉租房,做清洁工的工作,月收入约一万元。    王子诚和记者说,自己至今想不明白,韩秀姬为什么不请自己去韩国了。  2009年10月,韩秀姬启动邀请程序,办理王子诚进入韩国的手续。但到次年4月,她终止了手续。  据王子诚讲,他们在电话里吵过架。王家人称,韩秀姬及其亲戚借走了2万元,是王家借的高利贷。  王子诚希望韩秀姬还高利贷的钱,但每次一提,韩秀姬就不高兴。有次争吵后,韩秀姬说:“不和你过了。”后来就终止了邀请手续。  那以后,韩秀姬半年打一次电话回家,只和女儿说话。  大女儿11岁了。她说妈妈电话里说要带她去韩国,她会说“爸爸去,我才去”。小女儿对妈妈几乎没印象,“妈妈不爱我,我也不爱她”。  王子诚想着,等孩子长大了,再找个伴儿。对于韩秀姬,王子诚自认为待她不错,“她没有良心。”  “她可把我家坑惨了,她日子好过了,我们家就惨了。”王军说,家里高利贷还没还清。  同村62岁的牛老汉,朝鲜媳妇金银峨(化名)跟他生活了约8年时间后,也去了韩国。  娶金银娥是14年前,当时牛老汉离了婚。38岁的金银峨到了牛家。她曾3次被遣返,三次逃回。牛老汉称,自己曾寄钱帮助她在朝鲜疏通关系逃出来。  几次逃回的过程中,金银峨陆续把自己在朝鲜的3个女儿都带到了牛家,最小的当年8岁。  后来金银娥的大女儿先去了韩国,打电话叫母亲也过去。2010年,金银峨带着另两个女儿也去了韩国。  牛老汉称,临走他给了金银峨3000元,“在韩国不用提心吊胆”。他说金银峨也曾说到韩国后,把他接过去,但后来联系减少了。  “要我去韩国我也不会去,在家种田的日子实在。”牛老汉说。他有时会盯着墙上的全家福发呆。照片中金银峨和3个女儿簇拥着神采奕奕的他。    村里曾经的朝鲜媳妇,先后7人去了韩国,其中2个人把家人接到韩国去一起生活。宋长(化名)的二儿子宋成福(化名),是其中一户。  宋长和记者说,娶了朝鲜媳妇方华梅(化名),给家庭带来了福气。  上世纪90年代时,宋家是有名的困难户,4个女儿,3个儿子。一家9口人日子过得紧巴。  娶亲要给女方彩礼,要盖新房,要花近10万元。3个儿子,意味着娶不起媳妇。  1997年,家里给了人口中介6500元,又花500元买了新衣服、被子,22岁的宋成福娶了同龄的朝鲜姑娘方华梅。  刚结婚没新房,借住在亲戚家的茅草屋里。宋长说,方华梅勤快,干活抵得上个男人。家里收拾得干净,对丈夫顺从。  宋成福爱喝酒,方华梅会主动买酒给他喝。有时“喝高了动手 打方华梅,她也没有怨言”。  2009年,方华梅提出要去韩国,挣钱养家。她听去韩国的朝鲜媳妇说,在韩国做清洁工,一个月能挣约合人民币1万多元。  宋长称,家里借了2万元高利贷,帮助方华梅去了韩国。  2010年,方华梅把丈夫宋成福和两个女儿都接去了韩国。方华梅做清洁工,宋成福做建筑工人,一个月约挣1.6万元人民币,他们住进了韩国的楼房,两个女儿在当地学校读书。  2013年春节,宋成福一家从韩国回村探亲。村里很多人跑来看热闹。  宋长说,“以前家穷,串门的人很少,现在很多人来我家,很有面子,很风光。”  宋成福买了头200多斤的猪宰了过春节,还给了父亲2000元钱。宋家7个儿女都带着各自家人回来一起过年。  全家近40口人,摆了2大桌。宋长说,这是他有生中过得最知足的春节。  同村的王子诚家,春节显得冷清。王子诚说,宋成福一家从韩国回来探亲的派头,刺激了他。他想,如果韩秀姬也邀请他和女儿去韩国,一家人该过得多幸福。责任编辑:

原标题:专业不对“胃口” 重庆70名高三生弃保送  据新华社电 近日,一则重庆外国语学校70名高三年级学生放弃保送资格选拔,而选择参加高考进入大学的消息,引起社会舆论广泛关注和网民热议。对此,记者采访了部分学生,以及校方负责人。  在重庆外国语学校笃学楼,记者见到放弃保送的高三1班学生冉小叶。谈起放弃保送的事,她对记者说,之所以放弃保送,一个重要原因是专业不对“胃口”,所保送的高校专业,以语言类为主,并且规定入学后不可更换专业。“我不想学语言类专业,所以放弃保送的机会。”冉小叶说。  放弃保送的学生杨雨姝也是同样的理由。她告诉记者,她的理想专业是学机械类专业,希望通过高考进入一所中意的学校,选择自己喜爱的专业。杨雨姝说,参与保送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样“没有压力”,想要被保送到好的几所大学,其竞争激烈程度不亚于高考。  学生冉卓玉放弃保送的原因是想出国深造。学德语的她必须参加高考,并获得一个较好的分数,才符合德国高校招生条件。还有一些学英语的学生打算出国留学,也自然不参与保送生选拔了。  一些放弃保送的学生还表示,参加高考也是给自己三年寒窗苦读一个交待,不留遗憾。  对于部分高三学生放弃保送资格选拔的情况,重庆外国语学校校长助理陈炜有着自己的看法。陈炜介绍,重庆外国语学校此次入围保送名单的高三学生共有197名,其中有70人放弃参与最后的保送资格选拔。“这一数字看似很高,但这种现象并不鲜见。”陈炜说,十年前就有很多学生放弃保送上大学,因为那时候招收保送生的知名高校较少,很多成绩优异的学生自然会选择高考。他说,这一现象也不是该校独有,在一些经济发达地区,放弃保送资格的学生也很多。同时,重庆外国语学校是一个在外语教学上有特长的学校,学生出国深造的比例较高。  对于保送生招收工作的效果,陈炜表示,尽管有些具备资格的学生放弃了保送,但最后校方输送给高校的保送生数量和质量仍有保证。  面对部分学生放弃保送的现象,高三1班班主任王习建说,老师们不会在学生是否参与保送问题上进行刻意引导,只要是符合学生实际情况,并有利于学生未来的发展选择,老师们都是尊重学生意愿的。  对于参与保送或放弃保送,家长的观点也不一,有的支持,有的表示不理解。但大多数家长表示尊重孩子的意愿。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教授、教育社会学专家任运昌认为,部分学生放弃保送现象体现出高考改革给予了学生个体发展的更多机会,也有利于学生个性化发展,总的说来是好事。当下,学校和老师应该紧密结合学生个体实际,更加深入、系统、有效地引导学生进行合理的人生规划。责任编辑:

原标题:大陆禁止转播台湾金马奖香港金像奖? 国台办回应  中新网2月24日电 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今天在发布会上表示,大陆有关主管部门对于境外电视节目引进、播出都会依法依规处理。  有记者提问,近期有一些海外的传媒报导说大陆方面禁止一些电视台、网站转播今年台湾金马奖还有香港金像奖,请予证实。  安峰山强调说,大陆有关主管部门对于境外电视节目引进、播出都会依法依规处理。责任编辑:

1月4日上午,北京市环保局向媒体通报2015年北京空气质量状况。图为超标日主要污染物分布情况。北京市环保局供图  原标题:北京环保局副局长:力争2030年左右PM2.5达国家标准  中新网北京1月4日电(记者 阚枫 曾鼐)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方力表示,目前北京正在制定到2030年的远期环保规划,预计今年底或明年初应该出台。据介绍,北京力争到2030年左右,PM2.5年均浓度达到35微克/立方米的国家标准。  1月4日上午,北京市环保局向媒体通报2015年北京空气质量状况。2015年北京PM2.5年均浓度为80.6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6.2%,但是这一数值依旧超出国家标准1.3倍。  记者注意到,PM2.5年均浓度值有国家标准,根据2012年3月环保部新修订发布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PM2.5的年均限值为35微克/立方米。不过,近三年来看,北京2013年的PM2.5年均浓度为89.5微克/立方米,2014年PM2.5年均浓度为85.9微克/立方米。  从北京自己设定的目标来看,根据北京此前发布的清洁空气行动5年重点任务分解,北京的治霾目标是力争到2017年全市PM2.5年均浓度比2012年下降25%以上,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左右。  从国家为京津冀整个区域划定的目标来看,根据日前公布的《京津冀协同发展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到2017年,京津冀地区PM2.5年平均浓度要控制在73微克/立方米左右。到2020年,PM2.5年平均浓度要控制在64微克/立方米左右,比2013年下降40%左右。  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方力表示,北京目前正在制定2030年远期环保规划,预计今年底或明年初应该能够出台。  对于北京PM2.5浓度值何时达到国家标准,方力称,“这需要考虑北京的社会实际,也要考虑到发展等各个方面因素,给一个大概数字,到2030年左右达到35微克/立方米的国家标准,这是我们的一个设想。”(完)责任编辑:

分类:爱情

时间:2016-07-13 10:10:21